您现在的位置 :
黎云昆 > 主题 > 林木研究 > 降真香
降真香
黎云昆 | 6985 view(s) | 2016/04/06
降真香

黎云昆
 
  降真香为豆科木质藤本植物,生长于热带雨林之中。与红木树种的特性相同,降真香的取用价值主要在于其木材的心材。降真香的心材是珍贵木材,其木质坚硬、纹理美观,是高档木制品的上好材料(见图1)。可以制作工艺品、文房四宝。此外,降真香的心材也是香料,还是药材。可以说,降真香的心材是同时具有珍贵木材、珍贵香料、珍贵药材的木材。

图一

  我国对降真香的利用至少可以追溯到汉魏时代。当时的文士托名刘向写的《列僊传》载:“(降真香)烧之感引鹤降,醮星辰,烧此香妙为第一。小儿佩之能辟邪气。” (宋陈敬《陈氏香谱》)那时的降真香主要用途是烧香,且为道家所用,人们以为降真香焚之其烟直上,可以将仙鹤招来。

  关于焚降真香招鹤,后世均沿用此说。

  元末明初人陶宗仪在《辍耕录》中写道:“道家者流,为人典行醮事曰:‘髙功其有行业精白者,则必移檄南岳魏夫人,请借仙鹤,或二只,或四只,青鸾导卫,翔骛澄空,昭扬道妙。’往往亲见之,偶读《本草》有云:“降真香出黔南,伴和诸杂香,烧烟直上天,召鹤得盘旋于上。”

  明朝人对降真香能招鹤的描述更为精细。明方以智《物理小识》:“鹤闻降真香则降,其粪能化石,有白者、灰色者,夜以一足立而睡。储泳曰:“道士用活雄鸠血书符,杀命助灵,以召鹤雀。” 方以智明代思想家、哲学家、科学家。他提出的招鹤方法,现杀雄鸠,用其血画符,并焚降真香招鹤。

  至清时仍有人持此说。清·孔尚任《节序同风録》载:“(八月)十五。俗曰中秋、曰月莭。登山顶,设帐燕饮,曰幔亭会。焚降真香以招鹤来,鹤降即仙至矣。”招得鹤来,也就是把仙请来了。屈大均《广东新语》也载:“降香,一曰降真香,杂诸香焚之,其烟直上,辄有白鹤下降。”不过此时所焚之降真香,还需杂以其他的香。

  《列僊传》的作者还认为小儿佩戴降真香能辟邪。令小儿佩戴降真香的习俗一直延续至明清。明太祖朱元璋第五子周王朱橚编的《普济方》中即记载:“(降真香)辟邪恶气(出《本草》)。右(指前文“辟邪恶气”四字。古人书写由上而下,由右而左。故此)用降真香,令小儿带之。” 《普济方》是部古代医学经典,因此,这是这位周王开的药方。

  提及降真香比较早的还有唐朝的李珣,此人写过《海药本草》,内中记载:“徐表(东晋至南朝时期)《南州记》云:(降真香)生南海山,又云生大秦国。味温,平,无毒。主天行时气,宅舍怪异,并烧之有验。” 李珣将降真香归入海药,说明当时是降真香来自海外。降真香的产地,李珣认为是“南海山”,疑为今之东南亚一带;另一产地为大秦国,即波斯(也有一说指罗马),这可能与李勋的祖籍有关。李珣是曾经提出向朝廷进贡沉香亭子材(后被大臣否决)的波斯(今伊朗)巨商李苏沙的后代。阿拉伯人向有经商的传统,当时进口的部分降真香购自波斯的可能性较大,产地一说不大可信。李珣在文中指出了降真香的药性,这是十分不易的,后世的药典、香谱均采用此说,成为降真香药性的经典描述。此外,降真香关于趋避邪气的功能也被李珣具体化了,即“主天行时气,宅舍怪异”。

  降真香何以能辟邪气、除宅舍怪异呢?明缪希雍在其《神农本草经疏》中给出的解释是:“降真香,香中之清烈者也,故能辟一切恶气不祥。” 元胡古愚《树艺篇》也载:“焚之其烟上腾,其味甚烈”。

  正因为如此,降真香的使用量在宫廷里是所有香料中最大的。

  从明朝宫廷各项香的用量便可以看出。明毕自严《度支奏议》载:“内供用库:每岁除各省直解到……:降真香二万觔,沉香二千觔,沉速香二千觔,三色檀香六千觔,牙香二千觔,……”此间降真香、沉香、沉速香、三色檀香、牙香各项之比为:10:1:1:3:1。又,该书中《覆廵视太仓科院官买香料事宜疏》载:“据内供用库手本开称,年例每年春秋二单,该办大料降真香二万八千斤,沉香三千三百斤,沉速香二千八百斤,黄白檀香各二千八百斤,檀香二千八百斤,马牙香三千斤。”则降真香、沉香、沉速香、黄白檀香、檀香、马牙香之比为10:1.17:1:1:1:1.07。由此可知,明朝宫廷用降真香量远远超过其他香的用量。

  明朝皇帝祭祀山神、水神用香主要是降真香。明·徐一夔等《明集礼卷》载:“诸王同遣使奉祠岳(东岳泰山、南岳衡山、中岳嵩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镇(东镇沂山、南镇会稽山、中镇霍山、西镇吴山、北镇医巫闾山)海(东海、南海、西海、北海)渎(江渎、淮渎、济渎、河渎)各降真香一炷,沉香一合,金香合,一共一斤。黄纻丝旛一对,币帛一段,长丈有八尺,银三十五两。”

  明时祭孔用降真香。《钦定国子监志》载:“月朔(指旧历初一)释菜(祭祀先圣先师的一种典礼。)需用祭品:降真香十有二,炷长七寸,径五分。其成块者二十有四。两炬重二两者为大烛枝,凡四十有八。重一两者,为中烛枝,凡九十有六。又半者为小烛枝,凡六百九十有六。望(月满之时,指旧历每月十五日)如之,酒五瓶有竒,红枣、核桃均九觔有十两,咸太常寺供焉。”祭孔为国家公祭,所需降真香等物由掌管庙礼仪的最高行政机关太常寺拨付。

  明朝武当山祭祀用降真香也直接由宫廷拨付。明范钦《嘉靖事例》载:“《议处太和山香钱》:永乐十年(1412年)七月十一日,荷蒙太宗文皇帝黄榜圣谕,武当,天下名山,是北极真武玄天上帝修贞得道显化去处,历代都有宫覌。……钦定祀神降真香一万一百二十三斤、宿香三千七百二十五斤、香油二万二千五百一十二斤、黄蜡九百二十四斤、官道每年冬夏布四千八百疋。”

  清时太庙(清朝皇帝祭祀祖先的地方,今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每日上香也需用降真香。《钦定大清会典则例》载:“太庙每日上香共需用紫降(即降真香)柱香十有二枝,粗紫降香三十九斤,细紫降香、沉速香各五十斤十两,沉香一斤八两,速香二斤二两。每豫月行文,均于户部支取。”

  降真香,既为香中之清烈者,那只能用于祭祀神灵,且降神招鹤,不清烈,达不到效果。但用于民间家用,太清烈了,便不适用。

  古人以为,降真香太清烈,是由于降真香心材中含有油脂的缘故。因此,欲降低降真香的清烈度,只要将其中的油脂去除就可以了。办法很简单,蒸煮出油就行。

  明朝的周嘉胄在《香乘》给出的方法最简单:“出降真油法:将降真截二寸长,劈作薄片,江茶水煮三五次,其油尽去也。”

  宋朝的陈敬在其《陈氏香谱》中写道:“蕃降真香切作片子,以冬青树子,单布内绞汁浸香,蒸过,窨半月,烧。”文中的冬青树子当为冬青果,冬青果为浆果,可以绞出汁来。即先以布包冬青树果,绞汁,用以浸泡降真香,然后上锅蒸,再在地窖内贮藏半月,便可以焚香了。

  宋朝的郑刚中在《北山集》中给出了另一种方法:“降真香清而烈,有法用柚花、建茶等蒸煑,遂可柔和。相识分惠,爇之果尔。但至末爨,则降真之性终在也。”此法以柚花、建茶与降真香和水一起蒸煑,致使出油,并使降真香的香气变得柔和。

  降真香能够降神祈福、镇宅辟邪,还可以使其香气变得柔和,这样降真香便可以进入千家万户了。

  正因为如此,民间焚降真香的不乏其人。《陈氏香谱》引叶庭珪《叶氏香谱》载:“(降真香)泉人毎岁除(即除夕),家无贫富皆爇之如燔柴。”泉州在宋朝时为国内第一大港口城市,也是最繁华的城市,过年时家家户户燔降真香如烧柴,可见其用量之大。

  当然降真香的用途不仅仅是作香作药。

  降真香可以作家具的装饰。宋洪迈《夷坚志》载:“干道(1067-1068年)初,内侍陈源坐罪谪郴,诏籍其家赀(家中的财产)出鬻(卖),将作(将作大臣。职掌宫室、宗庙、陵寝及其他土木营建)吕丞义卿得二物:其一琴台,虢州月石(历史名石)所斵,色紫而理细,茂林修竹,江村小景,工妙不可名状。四脚各以绿丝绦,系降真香靸子(小儿穿的鞋子。此为装饰用)一枚;其一象棋桌,髙一尺五寸,阔二尺五寸,空中以贮棋合,四围有阑,沈香为局面,牙栅界之,其外用乌木、花黎、白檀数匝,缘饰以降真香,刻水浪加金填,而浪头填以银,芬芗(同香)袭人。”这里,琴台的四角,各悬挂一降真香雕刻的小孩鞋,估计有避邪之意;象棋桌的桌面边缘用降真香装饰。

  降真香制作镇纸也是很不错的。清赵怀玉《亦有生斋集》中收录了一篇《降真香镇纸铭》:“嘉尔香名,宜镇百城。”又“策汝勋天禄辟邪,息彼纷诸子百家。”以降真香镇纸,由镇纸可以联想到镇百城,联想到平息诸子百家,其意义又非其他材料制作的镇纸可以比拟。

  利用降真香制作的食器,又是特殊身份的象征。宋陶谷《清异录》载:“后唐(五代之一。李存勖所建。都洛阳)福庆公主下降孟知祥(五代十国时期后蜀开国皇帝)。长兴四年(933年),明宗晏驾,唐裔避乱,庄宗(即后唐庄宗李存勖)诸儿削发为苾蒭(和尚),间道(抄小道)走蜀。时知祥新称帝,为公主厚待犹子,赐予千计。勅器用局以沉香、降真为钵,木香为匙,筯锡之。常食堂展钵,众僧相谓曰:‘我辈谓渠顶相衣服均是金轮王孙,但面前四奇家具,有无不等耳。’”

  降真香的功用如此之大,价格自然不菲。

  《大明会典》载:“凡番货价值,弘治间定:回回并番使人等,进贡宝石等项,内府估验定价例:……降真香每斤五百文(暹罗十贯)。”

  清叶梦珠《阅世编》中对于降真香价格的记载更为详细:“真降香前朝吊祭必用之,间或用于贵神之前。价值每觔(同斤)不过银几分,不及一钱也。顺治之季,价忽腾贵,每觔价至纹银四钱外。吊丧,非大富贵之家,槪不用之。铺中卖者,亦罕,故吊客俱以檀条官香代之。”

  更有甚者,降真香竟然被作为贵重物品列入查抄贪官家产的目录之中。明田艺蘅《留青日札》记载了直隶巡按御史孙丕扬抄没严嵩北京家产的目录:“……玉石、犀角、珊瑚、象牙器皿三百三十斤,降真等香一千五百三十斤,牙笏三十七根,……”由此观之,降真香的等级当在玉石、犀角、象牙之间。

  对于降真香的使用,官方的态度一直在变。至少在宋朝初,降真香是作为奢侈品由政府专卖的。后来考虑到降真香在民间的应用越来越广泛,宋朝的第二个皇帝宋太宗开始,这种情况发生了改变。

  据《宋会要》载,太平兴国七年(982)闰十二月,宋太宗在一份诏书中写道:“闻在京及诸州府人民或少药物食用。今以下项香药止禁榷。玳瑁、牙犀、宾铁(精炼之钢)、鼊皮(海龟壳)、珊瑚、玛瑙、乳香。……放通行药物三十七种:……沉香、檀香……降真香、……。”榷即专卖,禁榷品即专卖品。专卖老百姓是不能染指的,但降真香等作为药物自此可以自由买卖。

  但到了明初,这种情况又发生了变化。《广东通志》载:“建文三年(1377年)十一月,礼部为禁约事。奉圣旨:……檀香、降真、茄兰、木香、沉香、乳香、速香、罗斛香、粗柴香、安息香、乌香、甘麻然香、光香、生结香,并书名,不书番香,军民之家并不许贩卖存留,见有者许三个月销尽。”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自己曾经是一个要饭的穷和尚,所有也希望天下百姓都去过苦日子,他见不得人们使用降真香这样的奢侈品。他的继任者建文帝自然也就执行他的路线,将降真香等一概禁绝了事。

  但降真香在民间的使用如此广泛,单靠官方禁绝是是难以奏效的。因此,只能采取收税控制。明·周嘉胄《香乗》载:“万历十七年提督军门周详允陆饷香物税例:……降真香毎百觔税银四分。”

  晚清以后,国事日渐衰落,百姓积弱积贫,降真香的使用也渐渐消失。后来,人们竞不知道降真香为何物了。

  现今的降真香主要用来制作手串(见图2),密度大,入水即沉(见图3),戴在手上,有一股药香味,且油质感重,颇受人喜爱。

图二


图三

编辑:Wangli  
  


2016/04/06

相关主题

 
1884 view(s)
2016/05/04
 
3122 view(s)
2014/12/01
 
5361 view(s)
2014/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