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黎云昆 > 主题 > 杂文随笔 > 上海沉香阁沉香木观世音像存疑
黎云昆 > 主题 > 各地木人文 > 文化讲坛 > 上海沉香阁沉香木观世音像存疑
上海沉香阁沉香木观世音像存疑
黎云昆 | 3348 view(s) | 2016/05/25
上海沉香阁沉香木观世音像存疑
黎云昆
 
  上海有一沉香木观世音像,位于上海豫园景区沉香阁。

  沉香阁前有木石结构的牌坊(见图1),牌坊上由近代书法家沙孟海先生手书“沈香阁”三字(见图2)。古代沈、沉相通,此三字刚劲有力,古意盎然。


图1

图2

  进得大门,迎面即是沉香阁,阁为两层。阁上悬一匾,上书“南海飞渡沉香大士宝阁” (见图3)。


图3

  沉香阁二层供奉沉香观世音像,像外涂金粉,花冠缨络,庄严慈祥。观世音坐于圈椅之上,右脚踏在座椅面上,右腿曲立;右手凭靠在右腿膝上,舒适自然;左臂下垂,似支撑上体;面带微笑,目视左前方,若有所思。整个造型独特,姿态优美,引人入胜(见图4)。

  这座沉香观世音像是文革以后重新雕刻的。原像另有故事。


图4

  沉香阁内有赵朴初先生手书石碑一座。碑文中明确记载了沉香阁沉香观世音像的来龙去脉。

  据朴老所述:“沉香阁亦名慈云禅院,以供奉沉香观世音像著称。像持如意,示慈悲满愿之意,亦名如意观音。相传明万历年间,有信士潘允端督漕淮上,此像浮沉淮口,遂敬谨奉归沪渎,建阁供奉。”

  潘允端是上海豫园的创建者,曾任四川右布政使,其父潘恩为明嘉靖朝刑部尚书。潘允端也曾管理过淮河的漕运,所以可以见到有像沉浮于河上,于是将像带至上海,建阁供奉。朴老在碑记中没有说明此像的来历。

  另据上海沉香阁导游词(http://www.tlfjw.com/xuefo-199625.html)介绍:“据《隋书》记载,隋大业四年(608),隋炀帝派大臣常骏出使南方国家,赐赠中国工艺品等礼品,赤土国(古国名,故地大多认为在今马来半岛)回赠沉香观音一尊,常骏回到长安,正值隋炀帝巡游扬州,常骏等从淮河乘船赶往扬州,途上遇风翻船,沉音观音沉落淮河。直至明代潘允端发现后,奉回上海,建阁供于此处。据说原来每逢雨天,沉音芳馥四溢。”当然,此论述以传说的形式出现,可以不负任何责任,但此说流传甚广。

  清人褚华《沪城备考》也记载了这一段历史:“沉香禅院观音大士像,本海琼(今之海南)水沉木所雕,像屈一足,坐,垂手加膝,首微侧,若凝思然,就香木之形势也。督漕潘允端自淮口得像归,建阁奉之。榜曰‘南海宝筏飞渡观音大士阁(现今沉香阁所悬之匾比原阁少了“宝筏”二字)’”。

  不过,这尊沉香木观世音像的命运却不甚圆满。在文革中,沉香阁也和其他寺庙一样经历了浩劫,这尊供奉了300多年的沉香观世音像下落不明。

  文革后,沉香阁复建,也就重新雕刻了前述的沉香观世音像。

  据前述导游词介绍,现在的沉香观世音像,是由沉香阁住持观性法师1990年专程去泰国,从泰国募集到一段极其珍贵的真正的沉香木,价值一万多美元。现像照原样放大重雕而成,其神态和工艺水平,不逊于原像。朴老的碑记也记载了“观世音大士像亦得海外信士发心捐献水沉香木精雕”。

  由此看来,此观世音像确为沉香木所雕。

  果真如此吗?未必!

  沉香的生成机理与普通木材的生长迥然不同。沉香是由于木质部内树脂细胞因虫蛀或其他外力所致破裂,树脂外溢,浸润到木质部分所致,即所谓的结香。未浸润到的部分仍旧是白木,不是沉香,也无任何用途。生成的沉香多为不规则是形状,故沉香制品大多为沉香山子,因其形状不规则,用来雕刻山形的摆件最为便利。种什么树,就会长出什么木材,但种沉香树,就不一定会长出沉香木来。如果一棵沉香树,其生长过程中,树脂细胞完好,没有溢出,即使是百年大树也不能结香,其木材也不能是沉香木。因此,结香不易,若能结成沉香大料,更属不易。进而言之,如此像系照原像放大雕成,而原像如清人褚华所述为 “屈一足,坐,垂手加膝,”形制,概源于“香木之形势也。”那么,结成可以雕成曲一腿、坐姿的观世音像的材料更是天方夜谭。

  此外,朴老所称的雕刻观世音像的材料还不是一般的沉香木,而是水沉香木。宋陈敬《陈氏香谱》载:“水沉出南海,凡数重外为断白,次为栈,中为沉。”因此可知,水沉为沉香木中最坚重的部分,是沉香的核心部位,其余断白、栈香(沉香的一种)均不能算作水沉。而可以雕刻观世音像的偌大水沉,世间实难有之,绝不是一万多美元可以买得来的。

  据360百科“观性法师”(http://baike.so.com/doc/161363-170507.html)介绍,“1990年。百年古刹沉香阁落政收回,观性法师毅然重返沉香阁。她不遗余力地奔走呼吁,并在80高龄之际,风尘仆仆地亲赴泰国,募捐沉香木,重塑沉香观音。”毫无疑问,沉香阁住持观性法师在佛学界无疑是一位值得敬重的高僧,但她老人家在植物学和木材学上不一定也是专家。沉香,即使在现今,一些木材行家里手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当时观性法师如何可以知道自己带回的材料就是沉香?

  的确,朴老在碑记中提及观世音大士像为海外信士发心捐献水沉香木精雕,但朴老在观世音像雕刻过程中不大可能亲临现场,去辨认材料的真伪,即使去了,也未必能够辨认得出这雕刻材料就是沉香,而且就是水沉香。

  笔者存疑的还不仅是现在的沉香观世音像所用的材料,对上海原沉香阁中供奉的沉香观世音像所用的材料也有疑问。

  清人褚华《沪城备考》中明确指出了此像为海南水沉香所制。水沉香是沉于水的,即为水沉香所制,此像必不能浮于水上,潘允端则不能见河中有观世音像。

  若采用前说,此像系赤土国所赠,且假设其所用材料为不沉于水的沉香(有的沉香不沉于水),那么这个沉香观世音像不可能从隋朝一直在水上漂浮,而不被人发现,单等1000年以后的潘允端到来。

  用沉香木雕刻观音像古亦有之,但多数记载虚无缥缈,查无实据,且雕刻之沉香原料又大多从水上适时飘来,明显冀图给人以天佑神助的感觉。

  这段故事,无非是潘允端自己在托词创寺、诡说炫人而已!


附件:赵朴初《重修沉香阁碑记》


重修沉香阁碑记

  沉香阁亦名慈云禅院,以供奉沉香观世音像著称。像持如意,示慈悲满愿之意,亦名如意观音。相传明万历年间,有信士潘允端督漕淮上,此像浮沉淮口,遂敬谨奉归沪渎,建阁供奉。自是厥后,灵感昭著,香火鼎盛。明清以至近代,叠经修葺及扩建。解放前后,华严座主应慈长老复卓锡斯院开讲,法界观门,大弘华严。沉香阁遂为华严宗之重要道场,海内缁业云集,礼敬聆法,求教影响,益为深远。

  文革浩劫,工厂进驻,殿宇摧頽,经像毁弃。及至八十年代,政府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并列沉香阁为全国重点寺庙,迁徙工厂,以明旸真禅法师为主方丈,观性法师为辅,成立修复委员会主持修复事宜。在政府大力主持下,一九九零年七月开始修建,历时三载,迄今工程全部圆成。寺院布局,以恢复明代建筑规格为原则,一依明制。观世音大士像亦得海外信士发心捐献水沉香木精雕,殿阁巍峨,庙貌一新,慈容俨然,垂荫众生,中外具瞻,皆大欢喜。余有感于内外因缘之和合,政策光辉之照耀,兴废起坠,成此功德。丙子仲冬,国务院定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爰书数语,誌其始末,乃为颂曰:

  欣逢盛世,绀宇重兴。瑞像庄严,戒香普薰。愿祈慈眼,等视群生。常调玉烛,妙转金轮。

  佛历二千五百三十八年岁次甲戍佛吉祥日    三宝弟子赵朴初撰并书

编辑:胡小霞
2016/05/25

相关主题

 
3087 view(s)
2016/02/15
 
2333 view(s)
2016/02/01
 
3122 view(s)
2014/12/01
 
3356 view(s)
2014/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