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黎云昆 > 主题 > 杂文随笔 > 悲惨的降香黄檀
悲惨的降香黄檀
黎云昆 | 2980 view(s) | 2017/01/17
悲惨的降香黄檀

黎云昆
 
  降香黄檀的心材是红木中的上品香枝木,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黄花梨。由于其市场价格近年来扶摇直上,现仍尚存的降香黄檀的树面临着疯狂盗伐的极大危险。

  降香黄檀的原产地为我国的海南省,海南的尖峰岭又是降香黄檀的最佳产地之一。因此,这里的降香黄檀面临着更大的危险。

  据介绍,海南尖峰岭林业局在60年代在局内种植了200亩的降香黄檀,这些已经长成的大树,并形成一笔巨额财富,在前些年被全部盗伐。

  中国林科院热林所尖峰岭试验站就位于海南省乐东县尖峰镇。该站始建于1962年9月,建站伊始,便种植了大量的热带树种,其中不乏降香黄檀。但这里的降香黄檀的日子却过得非常悲惨。
2002年,笔者曾到该站,见一地径40cm的降香黄檀,被用钉枕木的道钉把树干部分完全钉满。一问才知,此前的一个夜晚,巡逻的公安发现有人在偷锯这棵树的较直枝干(图1中左侧枝干可见锯缝),于是将此人逮捕。为了防止有人再偷砍这棵珍贵的树木,只好用道钉将此树的树干全部钉满,因为这会使得盗伐者根本没有办法下锯。


  这棵降香黄檀活得实在是太艰难了!站在这棵遍体鳞伤的降香黄檀树前,一种负罪感会立时笼罩在你的心头。我们要为我们同类中的一些成员丧心病狂的行为感到羞耻。同样都是自然这一造物主创造的生物,我们实在没有权利这么折磨它们。

  但是,即使这样的防护手段,也并不能够有效地阻止盗伐。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们还是把这棵树整个锯断抬走,尽管这棵树就长在该站的院子里,而且该站还专门设有林业公安派出所。

  2014年,笔者又到该站,见一棵降香黄檀,树干两米以下,全部用钢筋混凝土制成的管套保护起来,管套上部约两米的树干部位,缠满了铁丝网。这棵树旁边,还专门修建了一个保卫室。这棵树已经完全没有了树木的形象,就像一个戴了枷锁的罪犯。就在这棵树旁边,已经有三棵这样的降香黄檀树被人偷砍,而且连树根也被挖走了。所以,为了防止被盗伐,只有采取这样严密的保卫措施了。



  这棵树享有了如此牢靠的保卫措施,总应该安全了吧?事情远没有这样简单,也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从外面闯进来几个歹徒,硬是把保卫室的人五花大绑捆起来,并将其嘴堵上,然后爬到这棵树上,将上部铁丝网没有保护到的树头砍断运走。从照片可以看出,这棵树已经是一棵断头树了。当然,他们在采取保护措施时,还是考虑了树木生长的需要,树木的根干部需要通风,否则会发生霉烂或影响树木的健康成长,为此,他们在混凝土套管上凿出了通风口。

  海南省会海口市人民公园,位于市内中心地带。公园中也有一棵降香黄檀大树,为了防止有人到公园里偷砍这棵珍贵的树木,有关方面在其树干周围设立了铁栅栏。公园不仅是可以向人们提供休闲、娱乐、康养的场所,也是人们认识自然、学习自然的学校。但铁栅栏一圈,人们就再也不可能近距离观察我国的最珍贵的树种了。


  一乐东县的城市居民,在自家院里种了一棵降香黄檀。为了防止这棵珍贵的树木被偷砍,这家主人在院里养了两只大狼狗,还为此加装了电子探头。光这还不够,在这棵树的树干部,又用砖砌起了一圈围栏。


  乐东县的另一户居民手法还要高明一些,他在树干的基部打了一圈混凝土,再在树圈里按上不锈钢的栅栏。他不知道这样做的结果会阻碍这棵降香黄檀根部组织的呼吸,由此会影响到这棵树木的正常生长。


  东方市的一个市民比较聪明,直接把不锈钢的栅栏按在降香黄檀树干的周围。这个市的农民用自己的土办法防止降香黄檀树木的被盗,他们直接用石块在树干周围砌起护墙。这样做有两个问题,一是石墙上部的树干仍有可能被盗伐,二是这棵树木的根基部不透风,其生长会严重受阻。



  当然,因盗伐而受伤的,不仅是降香黄檀。中国林科院热林所尖峰岭试验站内的一棵沉香树,现其一15cm的侧枝已被人砍断。从其断面处已经可以嗅到沉香的芳香。由于其断面向上,雨水会很容易地进入沉香树的木质部分,引起树木的腐朽。


  为了保护这些珍贵树木,该站想尽了一切可能的办法。就在前述沉香树不远处,有一棵直径30cm的檀香,站里专门为这棵树建起了视频监视器,但这棵檀香树还是被人偷砍了。如今站里为了防止有人将这棵檀香树的树根挖走,不得不在树根周围修建了钢筋混凝土的保护圈。所幸的是,就在这棵檀香树的树根部,又萌发出了新的檀香苗。




  琼中市的一个沉香种植户,为了防止沉香树被盗伐,在树干上缠满了铁丝,但尽管采取了这样的措施,沉香树还是被盗了。



  现在,海口市中心的市场上,摆满了降香黄檀、沉香、降真香的木材,这些东西都是这么得来的,似乎没有人过问过。长此下去,后患无穷。


  海南省已经种植了大量的降香黄檀及其他珍贵树木,如何从政府的角度,建立一整套行之有效的保护、防卫及严厉打击制度,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编辑:王丽
2017/01/17

相关主题

 
1885 view(s)
2019/04/23
 
5361 view(s)
2014/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