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木材网 > 主题 > 正文
Fred Cogelow和他木头里的人物肖像
国际木文化学会 | 397 view(s) | 2017/05/19
  2016年6月,国际木文化学会受邀参加在美国中部爱荷华州Mequoketa举办的2016国际木雕大会。此时,美国知名木雕艺术家Fred Cogelow的个人作品展正于“马科基塔艺术体验中心”展览中。Fred兴致很高地驱车带着我和国际木文化学会摄像师何玉峰一起前往参观他的作品。


  Fred Cogelow是美国当代公认的优秀木雕艺术家之一。他1949年出生在美国中部明尼苏达州的一个普通家庭,幼年丧父,1971年芝加哥大学政治学学士毕业。面对父亲留给他的木工刀具和对木雕艺术的无限渴望,29岁的他放弃了在社会服务机构的工作,开始全身心投入到木雕创作中。几乎是自学成才,没有被任何学院派理论所束缚。作品类型以现实主义肖像为主,或富有个性的乡村普通人物或社会名流;或以漫画形式表达对事实的嘲讽。



  Fred Cogelow非常有幽默感, 在和他聊天以及向我介绍他作品时不时地展现出美国人特有的幽默天赋。《和大汉姆用餐》是Fred 2013年完成的作品,尺寸为28"x 34" x 7",取材白胡桃木。


  作品背后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很早以前一位威斯康星州的朋友请Fred为“大马戏团博物馆”雕刻马车,由此结识了大汉姆。大汉姆是巴纳姆贝利马戏团马车维修部主管,他人高大又很善良,Fred给他拍了几张照片本想用来作另一件作品的人物肖像,由于不太合适而作罢。之后,Fred有了新的思路,又去找大汉姆多次拍照。在作品中,大汉姆坐在长凳上,他背后的景物基本上都是作者想象的。有一个木制炉子,不是传统的做饭用的炉子,而是取暖炉。作品中的第二个人物是大汉姆的妈妈,Fred是在一次乡村小型葬礼上遇到老妈妈的人物原型,Fred对她说:“你是非常好的人物模特”。两周后Fred带上相机去给老妈妈拍照,老妈妈开玩笑地说:“If you shoot me, I will kill you.(如果你摄(射)我,我就杀了你。)”说完,在场的人都开怀大笑,因为在英文中“shoot”这个词有“拍摄”和“射击”双重意思。后来,Fred只选用了老妈妈原型中的身体部位,头部造型选用了地方报纸中 “人物”里的照片。


  更为有趣的是,《和大汉姆用餐》作品中大汉姆背后的装饰板上的文字写着“君主”,和画面所表现的一样,大汉姆像国王一样被老妈妈服侍。这和现实生活中大汉姆的性格特征完全相反。Fred告诉我说,如果你和大汉姆就餐,他才是那个服侍你的人。另一块小木板,是在1900-1910年间美国家庭厨房里最流行的一种粘板装饰,通常上面会写“Home,Sweet home(家,甜蜜的家)”。但在作品中,Fred在粘贴板上写道:House is not a home without mother(没有妈妈的家不成其为家)。


  在作品的小餐台上,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串钥匙。因为大汉姆掌管马戏团马车库,这正是他的职责体现。Fred却坦率地告诉我说,他本想要做上第三把钥匙,但是很遗憾,先前没有规划得当,以致空间不足。让我无不感叹Fred的诚恳与谦虚。



  在Fred作品展上,他的作品大多为半圆雕或圆雕,采用白胡桃木作为主要材料,间或也会用椴木。他的作品80%选用白胡桃木,他钟爱白胡桃木,他说是因为他能读懂白胡桃木所拥有的温暖色泽和纹理,以及它适宜雕刻的软硬度。



  作品展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 “What Don't Kill Ya...”(2011),作品中97岁老公公的微笑和残疾的手指招致评论家对雕刻者能力的误解。还有“Absterman Lincolnson”(2012)作品中故意夸张林肯倾听民意的大耳朵、“Blue Collar Worker”创作者对蓝领工人的关注、作品“Albert Arnold Gore”对口是心非政客的嘲讽......每个人物都是特定的人物形象,每一件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背后都有一段不寻常的创作故事。他说这是他力争要做到的,而且在美国目前很少有人像他这样做。他告诉我说,要想进步,就要对每件作品积极地、主动地创新设计。今年已68岁的Fred,每年都有4-5件大作品呈现给社会。此外,他还热心在年度木雕大会上做授课指导老师,传授木雕技艺。



  木材对Fred来说是其艺术表达的最好媒介。通过这个媒介,他作品中的人物形象有了鲜活的生命,他也通过这个媒介实现了自己的追求和梦想。他说他是为木雕而生,为乡村民间艺术而生。木材给人们带来的美好感受,可以说是人类长久以来所追寻的,也是心灵安宁最温暖的陪伴。



文字:苏金玲
图片:何玉峰
编辑:刘 菊